主页 > 设计图赏 >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《黑镜》第 5 季就在稍早台湾时间 6/5 下午三点上线,观众现在就可以去看了。为了宣传本季,Netflix 在台北信义区 Neo19 举办了「烧脑」体验活动。虽然活动叫烧脑,但其实是侦测你的脑波,不是真的要让你对剧情想破头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Chris 这次也前去体验了一下,但身为科技线记者,看到这个世界有越来越多地方与剧中越来越雷同,每打开一次《黑镜》,精神上的被撕裂感就越重。所以坦白说这次去之前,心情总有股微小却莫名的忐忑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这次记者会场地是举办在 Neo19 后方的 Bar「inhouse」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进门就先跟柜檯报到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这是待会体验流程,但写稿此时,我还在想要不要把脑电波报告分享到自己 FB 页面;不过在本文最后还是会放出来给大家参考的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由于是午餐时段,现场有準备茶点给媒体们食用。虽然现实中不太可能,但在黑镜的场子我总会跟随剧情莫名其妙的乱想,如果三明治有某种监视晶片让我们吞下呢?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体验之前有準备了简单的记者会,我来的稍微早一点所以人还不是很多,来的会是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是理科太太跟理科先生夫妻。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两位都是《黑镜》的重度粉丝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台上两人分享着他们最喜欢《黑镜》哪一集。理科太太说她最喜欢第一季第二集《一千五百万点》,理科先生则是喜欢第二季特别篇《白色圣诞节》;但台下的我,更想问身为网红的他们对第三季第一集《直转急下》的想法。因为某种角度来看,许多网红就是在贩卖自己的私人生活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理科先生戴着等一下我们体验要用到的脑波仪,主持人正在问他几个跟理科太太日常生活互动的几个问题,来看看他的脑波怎幺变化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理科太太、理科先生的访谈结束后,就轮到媒体们去体验了。上面烧脑体验活动摊位的正面与侧面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摊位设计带有《黑镜》一如往常的科技感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体验区备有四台电脑跟脑波仪,然后测试人员会对你播放温馨、暴力、性爱三段风格截然不同的影片,观察你的脑波变化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这就是今天使用的脑波仪了,就是 EMOTIV 出的 EPOC+ 14 Channel Mobile EEG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戴起来就像这样子,意外还蛮舒服的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但开始前会有一个相机帮你照张相。坦白说我有被监视的感觉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结果会产生一个报告页面,里面会有你的脑波变化图,还有专注、兴趣、亢奋与投入指数,以及推荐的剧集。

在台北街头被《黑镜》烧了一次脑

不过我觉得我成功了,我在看暴力、性爱影片时有刻意降低注意力,或是把眼睛放在别的地方看来人类尚能欺骗机器,距离完全被 AI、电脑统治还有一段距离,心中有点欣慰。

希望有这幺简单。

相关推荐